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喝著喝著就醉了,想著想著就心碎了,聽著聽著就哭泣了,一切都是這麼的不經意,如果這杯烈酒可以讓我忘卻一切的悲傷,那麼我願意一口將它飲盡。只是它活生生地在我的生活裡演繹了,讓其中的一筆一劃深深地刻印腦海!擦去臉上的淚水,卻帶不走心中那種痛楚的感覺,故事再美卻總還是要收場! 能否借我你的肩膀靠一靠,讓那早已負重許久的主機大腦,暫停一些讓心受累的運轉。不需要你的肩膀有多敦實寬厚,只是想借個肩膀短暫地靠著休息一會,讓我不在感到我的疲憊。 能否借我你的肩膀靠一靠,讓那早已感到乏累的心房線條,暫停一些讓思緒困惑的延伸,不需要你太多話語給我安慰,只想借個肩膀安靜的支撐起我的脆弱,讓我不再感到我的孤單。 能否借我你的肩膀靠一靠,讓那早已半熱半冷的記憶血液,暫停一些讓心寒刺骨的輸送,不需要你知道太多關於過去,只想借個肩膀灑脫地洗滌泛黃的記憶,讓我不在憶起那些俗事。 借的總是要還的!有借有還再借不難,有借不還再接困難!嘻嘻!也許若干年後,我也可以求得那個肩負得起我所有的快樂與悲傷的肩,累的時候可以依靠,幸福的時候更可以依靠。而我的肩膀,也會是你躲避暴風雨的地方,雨後的彩虹會是我們幸福甜蜜的微笑。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期末考試後,她把考卷平鋪到閨蜜的面前,聲音幾乎是帶著哭腔:“如果再有一次,我一定會好好複習,不會再玩……” 閨蜜無奈地搖了搖頭,拉起她的手,向外面走去。 一直走到無人的角落,閨蜜輕輕地告訴她一個故事。 ——吶,你聽說過猴爪的傳說嗎? 她搖了搖頭。 一個風雨交加的漆黑夜裡,那戶人家得到了猴爪。緊接著,就被告知它能實現主人的三個願望。原以為是像阿拉丁之類的美好的神話,聽者麻痺的想許下“請給我一百個願望”之類的心願,但最終沒有。丈夫在試探般地許下“請給我兩百英鎊”的願望後,那猴爪動了動,便再也沒了反應。夫妻兩人心想果然是不靈,便當做玩笑似地沒有在意,上床睡覺了。 可是第二天,卻傳來一個噩耗,他們的兒子被捲進機器喪命。可是同時,他們收到了政府的撫恤金兩百英鎊。 妻子恍然大悟般的想起了什麼,拉起丈夫走進屋裡,向猴爪許下了第二個願望:讓我再見兒子一面。 沒過多久,外面忽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妻子此時什麼都忘了,忘了實現願望是要付出代價的。只是近於瘋狂地跑到門前,急著打開門。 可是開門後,門外卻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妻子沮喪的回到屋裡,癱坐在沙發上。 原來,在妻子跑出去的一剎那間,丈夫及時抓起猴爪,許下了第三個願望:讓第二個願望失效。因為他明白——人的慾望無窮,但命運不會那麼大方。有得必有失,它從來不會把什麼東西白白的送給你。 前景是一座巨大的迷宮,而你,不能對它心存有太多的幻想。要腳踏實地一步一步走。否則,最後的結局只會是曲終人散。

| 8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一低眉,一回首,季節就已跳過又一個輪迴。歎時光匆匆,念往事悠悠,最後的最後,你沒有回頭,我亦沒有轉身,你有你的人生,我也有我的旅途。任繁華落盡,任天荒地老,終究,歲月蒼白了容顏,時間沉澱了風景。 ——若雨非塵 【夕顏凋零,年華匆匆】 日子,綿長且倉促。 一年一年,一載又一載,年年歲歲,歲歲年年,11年就這樣以安靜沉默的方式即將離開。回眸那一抹剪影,那一夕歡顏,那些似水流年,那些肆意妄為的青春年少,在不經意的年華中,在不知覺中的漫漫紅塵中,早已離我們遠去。某些歡樂、某些悲傷,都已成為在煙塵渺茫中漸漸淺淡的畫,沒有基調,主題卻鮮明著閃耀。而我只是,默默聽著樹葉悵然別離的聲音,淺吟著冬風的啜泣,無聲無息在寒風裡飛舞,靜靜地守望著心裡的靜,心裡的安。 聖誕節就這樣過去了,不悲也不喜。記得去年的此刻,然說“悠悠依然需要足夠的時間成長。依然是個站在陌生路口彷然無措的小孩。”而今年的此時,然卻說“悠悠,終於長大了。”是啊,一年的時間,不長也不短,雖然骨子裡還是那般任信倔強,卻還是知理懂事了。漸漸。心海不再微波蕩漾,日子也開始沉澱下來。無所適從的憂傷,層層凋落。更值得慶幸的是我的世界開始靜好,我的心中漸漸溫暖。 薄薄的陽光。孤單的樹影。這個冬季,凜冽依舊。推開沉重的窗戶,望向人潮,望向那撲朔迷離片片霓虹輕舞飛揚,孰不知迷了誰的眼,又醉了誰的心?聽著那寒風在喧鬧的城市裡呢喃,不禁感慨著一年的光陰若流水,鉛華歲月咫尺游。而那些牽手的日子,落了塵的日記,已經完完全全的消失在年華的車輪裡。 今日,沒有陽光。沒有雪落。踩著自己的影子,乘著地鐵,從起點坐到終點,又從終點回到原點。且行、且看,有人留戀,有人匆過。回望,足跡一串串,或深或淺,或長或短,都已經牢固地刻在了過往的時光裡。耳畔交織著孤寂與熱鬧。彷彿時光已經走了好遠。同是也帶走了我的一切。只是忘記帶把我帶走。 街上人來人往,陽光朵朵灑落。一直這樣,平淡的走著,偶爾的抬頭,偶爾的想起。平淡的生活中,繼續寫瑣碎的文字,如實地記錄自己的心情。在好心情美文站裡,在博客中,在空間裡我喜歡留下我的喜,我的憂;我也喜歡在那裡細細讀著文友們那些雋永、乾淨且柔美的文字,靜靜的感受著他她們的世界。有些超塵絕俗,有些淡淡寂寥,都如縷縷清風拂過那顆浮躁的心。平淡的歲月在每個人身上留下無法磨滅的傷痕,不是隨便塗抹幾下就能一一撫平。同時,也記住了一個又一個名字,那些充滿溫暖的名字,那些略有蒼桑的名字,更熟悉了幾個圈子的角角落落,春夏秋冬,真誠友誼。 指尖劃過的溫柔,碎念開始躍然紙上。一個年輪的迴旋,又一個情愫的感歎。一個年華落定,又一個春秋殆盡。如今,我們各自看著人間蒼涼。原來,物是人非如此簡單。輕輕的攤開手掌,流放了一縷牽念,而手心承接的陽光,裝滿了這個冬日的溫暖和全部友情的祝願,一個小小的問候,一個深深的祝福,一片濃濃的關懷,這些都讓悠悠的心間裝滿感動,溢滿溫暖。 翻開那些曾經寫下的純白青澀文字,快樂的,憂傷的,點點滴滴,寫出了一段平淡而幸福的人生。翻開相冊裡定格的清純笑顏,依稀泯滅不了過去的那些人那些情。我想,假如,我不曾來過這世界,那些破碎的記憶,是否還會荒蕪了整個寒冬?站在窗前,雙手放在胸前,任那抹落日的餘光,映紅了天空,也映暖了我的心房。 夕陽落下,餘光暖暖。河水靜靜的流淌,思緒已經隨著風飛揚。依稀的人群,依稀的黃昏。依稀的笑容和凝望,幾朵白雲靜靜地浮在空中,那片湛藍的視域,傳遞著一種安詳,寧靜。 逝水流年 漫過陌上輕塵 夕顏凋零朧月夜 只歎年華太匆匆 【感歎生命,時光再見】 站在季節的路口,感歎著生命如歌的讕語。 午後。微風淡陽,一切安靜而陌生。 日子依舊,無太多驚起與波瀾。而窗外有淺淺的光影透過單薄的窗簾,陰暗的天空一點也沒妨礙人們熱切的心情,世界依舊在喧囂,而我獨守一隅的寧靜。只是逝水流年的光陰,卻忽有了微細的變故。生生少了那時的清淡與暖媚。走過快樂無憂的童年,走過朦朧青澀的少年,不知不覺間,當年那個充淘氣調皮愛搗蛋的小丫頭,在歲月的蕩滌中已褪去了當年的浮躁,開始漸漸長大,漸漸成熟。 思緒,輕緩悠長。那些散淡的時光碎片,在陽光的縫隙中蕩漾,在這溫暖裡悄悄的綿長。二十幾年的風風雨雨,嘗遍了人間真情冷暖。甚至刻骨銘心的真愛,生離死別的輪迴。我始終無怨無悔。我知道,生命中我們要經歷的東西太多,無論流水是如何的無情,無論花的調零是多麼必然,無論我們選擇忘卻或者被忘卻,我們依舊只能抓住那殘餘幾乎不見的沙礫,握緊手心。 歲月無聲,時間無痕。蒼涼之間,我記住了時光的容顏。究竟,還有多少時光值得我們回憶?一路歡歌也好。一路悲傷也罷。匆匆,太匆匆。那一片似錦的年華,被無塵的冰弦彈成流韻,譜於白雲蒼狗的悠然裡。歲月,去了,有多少個不經意。而時光在記憶的年輪裡一圈又一圈,最後終於陌路,不再相見。 淡淡風捲雲殘。瀟瀟心事浮浮沉沉。有些聲音遠了。有些言語淡了,有些人也散了。人生本來就有太多的回憶,有些將是永遠無法抹去的記憶。因為那裡塵封著我們往昔的無數片段,記載著一段似水般的戀情在歲月裡的悄悄逃遁。還有更多難忘的是患難見真情,特別是在最艱苦的歲月裡,始終如一、相伴左右的朋友,更值得永遠珍惜。 繁華的人生劇一幕幕登場,再一一落幕。紅塵過往,一切都是匆匆,只要我們相信愛。相信生活。相信陽光總在風雨後,那麼,日子依然會充滿快樂的。這個冬季,太多的事讓我無法釋懷,也有太多情誼讓我感動。其實,生活是否精彩不在乎多,而在於是否擁有過,哪怕只是一瞬間,也會讓我們足夠銘記一生,生命之花便會在紅塵完美的開放。 迎著陽光,緩緩折起斷帛素錦,然後珍藏。轉身時光裡,安靜的獨守一方明淨,讓那點點滴滴的過去,在開滿陽光的地方墜落,散開。讓那絲絲縷縷的感傷,化一朵素潔之白蘭,在心間綻一世明媚。 世界旋轉,四季輪迴, 落葉飄過一季又一季。 再見。2011。 時光。再見。 【告別舊日,淡然清歡】 滾滾紅塵,往事歷歷,已是封塵煙雨; 幾度春秋,芳草萋萋,只剩一片回憶。 風,依然在呼嘯。雪夾帶著雨隨風飄蕩著。手心的掌紋寫著蒼涼。就這樣看著最美妙的時光匆匆而過。這些年,就這樣一晃而過,不著痕跡。跌落在牆角的闌珊青春橫陳。歲月的塵封愈加厚重。輕輕抹過,帶起浮塵揚空。再回首,已是歲月遲暮,記憶蒼老。一切似乎不該回首,回首已是天涯遙遙,形同陌路。 物,已非昔日之物。情,已錯落過紅塵。情傷了,茶淡了,慘淡的歲月游離依舊。小小的心事,在薄薄的陽光下藏無可藏。朋友們發短信過來說:聖誕快樂。新年快樂。我揚了揚嘴角,知道這一年無論怎樣的不捨和留戀就要過去了,倉皇又平和。 拋開那些紛紛擾擾,離開那些喧喧鬧鬧,生活還是賦予我們很多。只是我們能夠真正領悟的太少。所以我們總是不快樂。總是很容易被現實生活所感傷。昨天遇見一個久別的同學,我們微笑,問候,然後插肩而過,其他什麼話都沒有說。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都在變化著,陌生的熟悉了,熟悉的陌生了,也許一個微笑就夠了。 撿拾起歲月的痕跡,裝禎在淡然的生活中,在屬於自己的安然中,淺淺的,靜靜的。突然感覺自己懂得知足,那些屬於自己的記憶,很美。卻只是過去,但能擁有,就足夠了。站在520站牌邊,看著來來往往的乘客,背著包,夾著煙,面目冷漠華麗光鮮的人群。看著車來的方向。我在想,也許,路過的每個人都是我們的過客。每個人也都是每個人的想念吧。會不會在人群擦肩而過的剎那,聽見誰在低吟淺唱著,相思似豆熬不盡,涼月如眉捻作鉤呢? 纖陌上遇見,繁華處別過。 虛華,記憶,何不忘卻。 冷暖自知的歲月裡,和著一袖清風、一眸明月流淌於一扇幽窗前,我靜靜地沉浸於此,聽著清風如何撥入弦?看著明月如何照幽窗?沏上一杯濃濃的茶,喜歡捧在手上,慢慢地品著絲絲清香。這樣的生活,簡單,亦足夠安好。 風輕淺吟。柔弦私語。蒼宇茫茫,天空眨眼間,時間流盡殤逝。把愛交出去,把痛交出去,把那些曾經的故事統統都交出去。然後握著時光微笑著生活,微笑著行走,微笑著翻過生命中的每一頁…… 很久有多久,只是白駒過隙,流星隕落的一瞬而已,僅僅一瞬。沙漏記住了亦放走了。陽光依偎餘生。最後,散盡於空氣,消失不見。而生活循著一成不變的角狐畫著圈連的軌跡,總是從終點又回到起點。年年歲歲間,一邊長大,一面懂得。生活,從來都是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駐入我們的人生。 向左走,向右走,不再猶豫,不再留念。 告別了2011,柔情揮灑在指間,只留一聲幽幽的歎息; 告別了2011,將微笑映入眼簾,留在心底; 告別了2011,浮華猶如雲煙,淡然離去; 告別了2011,告別僅有旳心動,僅有旳回憶。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已經很久沒寫過文字了,因為我害怕,害怕它出賣我的內心,害怕裸露出內心最柔軟最隱秘的角落。 當我在你空間裡看到“即使我知道寫下的東西是多麼不成文,但我願意把它們叫做‘親愛’,叫做‘寶貝’,只因,這是忠誠年輕的心情,這是成長自由的心緒。”時,我的心靈被觸動了,在情感的世界裡,我不在偽裝不在害怕,就讓我的靈魂**裸的暴露在我青澀的文字上。 窗外突然下起了絲絲細雨,綿綿密密的如同一道簾幕遮住了眼前的世界。不管外面是安靜抑或喧雜,我都不在乎,因為我的心是靜止的,為你而靜止。 你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女孩,為什麼讓我魂牽夢縈。你的眼睛是那麼的美麗動人,猶如一灣溪水,透明清澈,但留給我的只有那看不到底和琢磨不透。似乎你在我心裡種下了一棵不知名的種子,我在等待它的發芽,等待對你的瞭解。 寫到這裡我不知道該怎麼寫下去了,因為我不知道自己對你是真有愛意還是僅僅只是好奇,好奇你那讓人琢磨不透的一面。停下敲打鍵盤的手指,靜靜地聽著你空間內的那首《嬰兒》,一遍又一遍,慢慢的感覺這首歌有點悲,它的音律像把刺刀般直接**我的心臟,萬籟俱寂的世界連我也停止了呼吸。 在跟曾經唯一愛過的女孩聊天時,無意間提到了為何現在找不到從前的那種感覺了。她笑著告訴我我就應該找一個對我不太愛搭理的女孩。此時我腦海裡沒有出現浮雲,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也只有你。是喜歡還是好奇???算了,喜歡也好,好奇也罷,我都不去探究。紅塵之中,我願和你一起披一蓑煙雨。我想我不會在放棄了,我會獨撐一葉扁舟,乘風破浪,去追尋你那風一般的身影。 文章來源:白駒過隙 |秦石軒的部落格 | 畫外音 |人在天涯 心似明月 | 煙雲字 |澳門李菲 | 沐童——寂寞的撒旦 |荷思瑞·黃穎博士雙語部落格 | Charlab |阿茲貓—貓眼看世界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一束光,刺得眼睛瞇成了縫…… 一陣風,吹得裙擺飄逸。 一首歌,聽得意識模糊。 一場電影,看得聲淚俱下。 一個地方,夢裡千萬次的經過。 一個人,像米飯的滋味一樣被遺忘。 竟不知,這就是他的靈魂伴侶。 將是他,一輩子的牽掛…… 過去的忽略。 曾經的左顧右盼。 讓她難過,傷心的每個夜晚。 是原諒,原諒,還是原諒…… 因為愛是一個人的事。 即使兩人相愛,也只是獨自承受。 等男孩領悟,覺悟,醒悟…… 結果美好了,也不會計較什麼了。 未來的路,若隱若現。 現實的生活不比唯美的童話故事。 也許,還有很多磨難。 我猜測那時是男孩受傷。 彼此曾經患得患失過。 落寞,受傷過。 也許,沒有安全感的愛就能驗出真愛。 走過馬,觀過花。 最後相互靠攏。 是疲了,還是真愛呢? 只知道。 能輕易愛上你的人。 也會輕易愛上除你之外的任何人。 是替補還是備胎? 是唯一還是屬於? 未來的藍圖如此遙不可及。 沒有愛情的婚姻你稀罕嗎? 年輕的時候覺得那是施捨。 是無聊卻必須的物物交換。 見得多了,聽的也多了。 生命裡很多人都成了過客。 甚至曾經覺得不會忘懷的人變得容顏模糊了。 甚至開始恐慌於世俗。開始相親的時候。 帶著那顆絕望的心。 看見了,曾經互相傷害過的彼此。 也許是宿命。 繞了大圈,回到了最初的起點。 但是值得。 時間剛好。 找尋的路上,早已學會如何對別人好。 因為互不畏懼。 因為屈於現實。 誰也不欠誰的。 決定在一起。 往往反反的路。 慶幸於彼此沒有相忘於江湖。 什麼都經歷過。 沒有遺憾。 那些轟轟烈烈的愛情。 像回憶一樣永存。 接下來的歲月,相溶以沫。 是啊。結局美好。什麼都值了。 曾經誰愛誰多一點。 過去誰害誰更傷一點。 一輩子的時間補償。 夠了!! 也許愛情只有多了荊棘才會顯得尤為可貴。 文章來源:好心人的BLOG |汪洋的BLOG | 空姐笑笑的秘密基地 |趙嘉的BLOG | 紐約飄雪的時尚紐約 |閒情雅閣 | 肝肝寶寶的BLOG |譯林出版社的BLOG | Under the News |南十方48號 |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中國,家庭理財的主角都是女性,然而現實中大多數女性的理財方式無非存折、票據等,因為缺乏專業知識等常常走入誤區,專家指出都市女性的十大理財盲點,看看你是否也有不足? 綜合媒體5月13日報道,有統計表明,家庭理財的主角68%是女性。但其中70%的女性是家庭存折、信用卡、票據的「保管員」,這樣的「特殊身份」決定了女性必須具有一定的「財商」才能把家庭資產打理得井井有條。然而在現實中女性卻易在投資理財方面走入一些誤區: 1、對自己沒有信心。多數女性對數字、繁雜的基本分析、宏觀經濟分析沒有興趣,而且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可以做好,總認為投資理財是一件很難很難的事,非自己能力所及。 2、缺乏專業知識。投資理財要看統計數字、總體及個體經濟分析,甚至政治等因素對理財投資都會產生影響,然後做綜合的研判。這些對很少接觸這類知識的女性來說,確實是大限制。 3、沒有時間。一般女性上班時是個稱職的職業婦女,下班後是個全能的太太、媽媽和管家,這些事做完已經有些體力透支,自然無暇研究需要聚精會神做功課的投資大計。 4、害怕有去無回。認為投資應該等於賺錢,無法忍受在投資的過程中有賠的可能性。 5、環境使然。從小根深蒂固的觀念就是把錢放在安全的銀行,習慣成自然。 6、害怕錢不在手邊的感覺。守成心態讓很多女性很怕手上沒有錢的感覺,現金要多才有安全感,隨時摸得到、拿得到,所以把錢放出去投資,導致戶頭空空、手上空空,心中不踏實。 7、耳根軟。一些女性在投資時非常沒有自信,又對複雜的研究避之唯恐不及,所以投資時顯得沒有主見。 8、跨不出第一步。想投資做生意、買股票、買基金,也都明白投資理財的好處,但就是只有心動沒有行動。 9、懶得花心思。這是大多數人的通病,今天懶得動,明天懶得想,時間就這樣消耗掉了。 10、優柔寡斷。患得患失讓本來就信心不足的女性更加裹足不前,買了懷疑是否買得對,賣了又怕賣錯了,女性投資有時就缺了些豪氣。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美國宇航局利用月球勘測軌道飛行器(LRO)上面的「占卜者(Diviner)」儀,對月球上永遠處於陰影處的隕石坑內部進行探測,它在隆冬時節的夜間,在月球北極地區的隕石坑裡發現了太陽系裡最冷的地方,這裡的溫度最低可達零下249攝氏度。   「占卜者」項目的主要研究員、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大衛·佩傑教授說:「在太陽系的任何天體中,最極端的熱環境便包括月球。在白天中午時分,月球赤道附近的溫度大約可以上升到400絕對溫標(127攝氏度),而極地的夜晚異常寒冷。」佩傑在美國地球物理聯合會秋季年會上詳細介紹了這些最新發現。這是每年地球科學家參加的最大規模的會議。   「占卜者」是今年發射升空的月球勘測軌道飛行器搭載的眾多儀器中的一個,自今年7月開始工作以來,一直處於運行狀態。今年10月,該飛船發現自己所處的正是觀測月球南半球的夏至和北半球的冬至的最佳位置。月球有季節變化,但是並不明顯。月軸的傾斜度是1.54度。因此月球上的大部分地區都沒有什麼差異,但是就像佩傑所說的那樣,全年中月球極地的地平面與太陽的夾角更小,大約有3度的變化。   佩傑說:「這導致極區的陰影長度和溫度發生巨大變化。」「占卜者」在南極最黑的隕石坑裡觀測到最低的夏季溫度大約是35絕對溫標(零下238攝氏度);但是「占卜者」觀測的結果顯示,位於北半球的「赫米特隕石坑(Hermite Crater)」在接近冬至時,它底部西南邊緣的溫度僅為26絕對溫標。   「佩裡(Peary)」和「博施(Bosch)」隕石坑底部南側的一些區域,溫度幾乎也達到了這個程度。分析結果指出,要想在另一個天體表面找到如此寒冷的地方,必須前往「柯伊伯帶」以外,即海王星的軌道以外才有可能。   佩傑說:「要使溫度降至這麼低,必須清除所有其他可能的熱源。月球極地的隕石坑無法得到陽光直射,最寒冷的地方甚至無法得到間接陽光的照射。也許只有遠處的懸崖產生的一些放射能夠抵達這些區域,而且它們會很快變冷。因此這些地方會達到如此低的恆定溫度。」   這一發現有力地支持了以下觀點:也許月球上的一些隕石坑長期以來一直有水冰和一些更易發生變化的物質,這些更易發生變化的物質甚至需要更冷的儲藏溫度。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